Featured image of post 喘口气 - 疫情短暂解封时的Geelong之行

喘口气 - 疫情短暂解封时的Geelong之行

从去年底开始,这个世界像是被调整了难度一样。先是澳洲山火烧了几个月不停,然后疫情在全世界爆发,到现在加州也山火。墨尔本经历了封城,解封然后再次封城,最后以200多天封城冠绝全球。

在6月份第一次封城结束的时候,按捺不住早已躁动不堪的心情,我们跟朋友们相约去Geelong喘喘气,一是出于谨慎,二是好奇,我们这次预订的是大帐篷类型的房型,酒店坐落在Bellarine,我们和朋友约在Geelong海边见面。

第一天

停好车,从停车场我们直接就来到了海边,一眼望去,在家里困了几个月的心情豁然开朗。

沿着海边的小道前往跟朋友会合,路过海边的这间鱼薯店,要不就试试吧。

说实话真没想到味道竟然如此之好,鱼肉滑嫩,薯条酥脆,鱿鱼圈也弹牙。在我还没反应过来之前蟹柳已经被儿子干掉了。

吃完午饭,我们集合之后就向着营地BIG4 Bellarine Holiday Park开去。Bellarine其实就在Geelong的旁边,不多一会儿我们就到了。

大堂看起来比较冷清,实际上入住的人还是相当多的。在西方社会生活的人曾几何时经历过这样的lock down,这次大部分人能配合这么久已经算是难得。当然跟我们一样,被困久了,自然要在解封之后带着家人活动一下。

我们住的房子实际上根本没有钥匙,来大堂也只是签到给押金而已。

我们住的31号,朋友就在隔壁30号。

媳妇留在房间里面做消毒,我带着孩子们去到营地的大公园里面疯。这里的设施还蛮全面的,带孩子来这里玩真的不错。

等玩的差不多了,我们迎着夕阳往回走。

回到房间,拿出准备好的蛋糕和洗好的草莓,生活还是很美好的,不是吗?

晚上我们两家坐在院子里面吃烧烤。我一般都是做厨师,看着孩子们自己有自己玩,妻子和朋友们一边喝酒一边闲聊,这种平平淡淡的生活不就是我选择留在澳洲的原因嘛……

第二天

清晨起床发现这里露水特别的重,抱着相机在门口拍了几张,很后悔没有带我的微距头。

我们这次来是度假的,除了下午会去骑马之外没有什么特定的目的地。等大家都起床之后,我们开车回到Geelong市区,来到了海边的一家Fusion泰餐Wah Wah Gee。这家餐厅就在昨天停车的海边的Jetty尽头,门口停车位众多。我们停好车往餐厅里走去,在Jetty看海那是真的没得说。

餐厅里的装修还算是比较新潮,别的不说,坐在床边的这个海景,真的无敌。

坐下之后看看菜单, 不愧是所谓的fusion,还真就什么都有呗……😑

Pork Teriyaki Bao
Pork Teriyaki Bao
Tempura whiting & Sweet potato chips
Tempura whiting & Sweet potato chips
Salt & pepper squid
Salt & pepper squid

Khao soi, Crispy noodle curry
Khao soi, Crispy noodle curry
Braised Beef Cheek, Thai red curry
Braised Beef Cheek, Thai red curry
Xinjiang Cumin Roasted labm shanks
Xinjiang Cumin Roasted labm shanks

味道嘛……一直以来在我看来,fusion就是瞎做,食物的味道是不可能好的……这里当然也验证了我的这个印象,我反正绝不会再来第二次。

我们从餐厅出来准备在市区走走消消食就是马场骑马。在Jetty这里停着可以回到Docklands的Geelong Flyer。

在市区走了一下,喝了杯咖啡我们就来到了马场。

顺着指示牌我们慢慢的往里走,这一天的天气真是不错,这个时间的光线对于拍照来说也正合适,多拍两张。

不多久我们就来到了换护具的地方,这只狗狗在沙发上坐地真舒服啊。🐕

我自己对于骑马完全没有爱好,就在这里等他们顺便拍拍照好了。

最后女儿也由工作人员带领之下骑马遛弯。

剩我一个人那就拍拍🐴吧。

等他们骑马归来,我们就结束了一天的行程回到我们的帐篷休息。

第三天

第三天基本就边玩边往回走了。我们的计划是到Queenscliff搭轮渡到Sorrento,这样直接就从墨尔本的西边来到了东南边回家就不用经过City了,而且孩子们也没坐过轮渡。

在前往Queencliff的途中我们路过了一个叫Basils Farm的酒庄。我们本打算过来wine tasting,去到之后被告知由于疫情的原因所有的wine tasting都被取消了,我们只好悻悻地离去。

来到轮渡,交钱上船,接下来就是到处逛逛拍拍照了。其实孩子们对于坐船也并没有多期待……

轮渡有好几层,我们车停在底层。

船开之后我们就要上楼了。

走出舱门才发现竟然还能继续往上走。

Queenscliff和Sorrento的距离其实很近,没多久我们就到达了目的地。从Sorrento码头出来孩子们说有点饿,我们就开到码头附近的cafe吃点甜品结束了这次的旅程。

后记

在这次旅行之后过了没有多久墨尔本又重新进入了封城状态,因为确诊人数一度达到一天700+人次。

这个数字跟美国印度等民主大国比起来虽然不值一提,但是在澳洲的范围来说已经相当令人警惕。何曾想到这次封城令来的匆匆却一直持续到10月28号才解封,墨尔本也因此一跃成为全球封城时间最长的城市。

在我看来解封一半的原因是疫情得到了相当的控制,另一方面由于太长时间的封城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实际上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也许有些人已经崩溃……😶)无论如何,我们总算是熬了过来,终于可以回复稍微正常一点的生活了。

参照欧洲现在的疫情,澳洲可能迟早也会迎来下一波的疫情。希望澳洲人做好自己的防疫工作,不然第三次封城令真的来的时候,我真的没有信心还有多少人会认真对待。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