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小时候年的味道 – 炸翻角(也叫排叉,麻叶),做萝卜糕

对于过年这件事,我好像越来越麻木了。新年对于我来说不过又是一个给我买打折商品的理由而已。澳洲圣诞元旦放假,我加班赚钱;国内春节放假,我正常上班。慢慢地过了这么多年,我对过年的感觉好像越来越淡。其实不仅仅是过年,现在已经发展到无论是生日,纪念日,公众假期,对于我来说只有上班是否有Penalty …

从山城到咖啡之城,重庆小面穿越万里的退化之路,外婆小面试吃

以前对于重庆的印象除了小萝卜头和渣滓洞,大概就只有美女和火锅了。后来非诚勿扰火了之后,孟非推崇的小面开始逐渐为国人所熟悉,变成了重庆美食的另外一张名片。10年前说起中餐大多都是上海饺子和粤菜,唯有一家天府作为川菜代表广为人知。10年后的今天,墨尔本的中餐百花齐放,川菜也慢慢的成为了粤菜之外的中餐代表。今天要去的就是开在墨尔本Chin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