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日本行 – 第七天轻松的Osaka一日游

每一段旅程有开始就有结束的时候。就像小时候寒暑假进入尾声时,大人往往都会告诉我需要收心了一样,在旅程的最后一天我们决定让自己不要那么累,就跟着大阪周游卡来玩吧。

一大早起来先去泡了一下温泉,南天苑这里还包了一顿早餐


这个也不知道是什么鱼,肉非常细嫩好吃。

吃完早饭我们整理好行李就来车站等车了。

时间尚早,车站里除了我们就只有执勤的警察,这里售票全靠机器。

车站看起来已经有些陈旧,但是干净整洁的程度让人印象深刻。

去日本之前总觉得懂中文的在日本比较占便宜,因为我以为很多内容可以连蒙带猜知道个大概,我想在这里聊聊懂中文给我们在日本的出行带来的困扰。

对于日本地名我都是通过中文字来认识和记忆,例如,东京,大阪,银座,涉谷,难波等等。当我想要依赖Google Maps来搭乘交通的时候就遇上的麻烦,因为Google Maps上面所有的站名都是用英文来书写的而我们看站牌一般都是看中文字。(一般来说中文字也最大)举个例子:

我在Google上面搜索从天见到通天阁(Google Maps可以直接用简体中文搜索日本地名,特别方便)可以看到我需要在一个叫Tengachaya的地方转乘,在车厢内或者车站内比较容易看到的站名都是用日语来书写的,那么这个Tengachaya对应的是哪个站呢?时间充裕的话还是可以慢慢搜索,如果时间紧就有点恼火了。假设我是只看的懂英文的旅客,那么我可能从头到尾注意的点都在车站的英文名上反而没有这种困惑。所以我建议各位要么用中文的Google Maps,要么全程看英文。

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问路上,比如说我知道我要去河源町,用英文问路需要说你要去Kawaramachi,只记忆中文的河源町对于问路毫无帮助。

我一直以为火车是在平直的铁轨上运行,没想到转弯的铁轨是倾斜的。

我等的车到了,启程前往通天阁。

之前我已经吐槽过日本人服务的对象是它的工作而不是顾客,我在旅途中遇到的车站工作人员他们极少会愿意帮助,或者可以帮得上忙。买这个周游卡又一次让我深刻体会到他们是有多don’t give a fuck。

我们根据官方给出的销售网点列表来到了南海电车难波站。

我们咨询了一下检票处的工作人员应该在哪儿买,也不知道他们是听不懂英文还是怎样,我反复确认,包括给他们看网页之后他们往楼上一指说“Service Centre”。

OK,我们去了南海电车的service centre,在等待了十几分钟之后,service centre工作人员又叫我们去楼下的窗口问问。可我tm刚从下面上来的啊😡

日本的车站服务人员给我的感觉就是他们真的不care,只要不是他们的工作范围,他们可以会以不会英语或者干脆瞎说来摆脱需要帮助的游客。

我到日本的第一天就觉得日本城市的发展是高级进化版的台湾,但是就工作人员的服务意识来说,日本远远比不上台湾。至少车站的工作人员给我的印象极差,仅好于北京高铁站的工作人员。

我们最后是跑到了近畿日本铁道难波站,碰到一个中国工作人员才买到的周游卡。

从火车站出来就到了商业街,虽然已经不算早了,不过大部分商铺还没有开门。

这里人超多,要想拍到比较好的照片实在需要时间和耐心。

顺着小路往前看,前方就是通天阁

这里附近的建筑造型都很奇特而且很多立体的装饰,非常抢眼

首先需要下到B1买票和乘坐电梯上楼。这里展览了很多关于这个动画片的周边,请恕我见识浅薄,这个超人我不知道是什么。

从电梯上到五楼,五楼这里绕着大厅展示着几大福神。(图片来自于官网简介

既然是铁塔,当然是一定看城市风景线的。不知道是不是所处的地段问题,大阪竟然没什么高楼大厦。

看了一会儿就没意思了,我们顺着楼梯往下走

在三楼有通天阁附近100年前的街景造像。泥人捏的非常好,表情处理的相当到位。

通天阁附近的车站在现在还是叫惠美须町站。

从三楼往下,我们搭乘电梯回到负一楼就离开了通天阁。整体来说,如果不是周游卡包括了这里的门票我实在想不到这里有什么好玩的……

通天阁开电梯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透过电梯门的反光我看不全她的脸但是我可以看到她无神的眼睛放空地盯着冰冷冷的电梯墙壁。在这一刻我竟然有点为她着急。不对,我不是为了她着急,我是为了所有的正在干着同样无聊工作的年轻人着急。他们在自己最好的年华,每天都被困在一个冰冷的铁盒子里,机械性地重复着一遍又一遍同样的无聊的话语,跟外界没有太多的交集。人在年轻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做一份让自己可以提高的工作,开电梯这个工作在我看来完全不能为这些年轻人带来任何学习的机会,更别提电梯里面不仅没有阳光,连灯光都是特别的昏暗。时光匆匆匆匆流走也也也不回头,美女变成老太婆,不趁着年轻的时候学习成长,以后又有什么本钱提升自己的生活品质呢?我认为政府对于年轻人的成长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一方面政府应该通过立法和严格执法来避免像国内大公司鼓吹996一样的行为切实保障工作者的身心健康,另一方面也应该尽量提供就业培训以及要求企业创造就业机会给年轻人平台来学习和提高自己。都2019年了像开电梯这样的工作早应该取消了,如果不想让客户来选择楼层,完全可以使用电脑来控制。年轻人终将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不抓紧时间培训,没有什么技能的他们在未来的竞争必将落入下风。哎呀,又扯远了……

从通天阁出来,我们原路返回车站,下一站我们要去大阪城。大阪城在市中心,被公园环绕。

我们这次行程去过的日本古迹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地方处于整修之中,这些古迹拉动GDP的功劳不小。

看着人潮我知道我要尽快找个地方先拍几张照片,一会儿也许就没有机会了。事实证明我这个决定很英明……大阪城的颜色很好看,白墙绿瓦黑边搭配金色的点缀,显得既古朴又清新。

跟姬路城一样,天守也是被护城河包围。

穿过城门往里走,很快就来到了大阪城门口的广场。从广场右边可以买票进入天守阁(票价包含在周游卡里面了)

姬路城门口的广场空旷无物,大阪城的广场都是树和人,拍照太费劲了。

从外表来讲的我还是蛮喜欢这个天守的,颜色非常讨喜就是人太多了。

进到城堡看到跟现代酒店一样装修的时候我就知道这里不合我口味……我才懒得爬楼,直接电梯上去吧。

丰臣大哥的画像挂在大堂,毕竟是由他这儿开始修建的大阪城。

电梯坐到5楼我才发现大阪城现在是日本历史的教育基地。这里用塑像仔细刻画了不同阵营的盔甲旗帜等细节,尽量还原历史上的大战役

还有些地方用的是模型加真人影片的形式来讲述一个个小故事。这个形式非常的好,建议国内学习

作为一个对日本历史没有多少了解的旅客,大阪城对于我来说有点太枯燥了。我们爬到8楼,看到密密麻麻的人潮我们选择直接离开前往另外的景点。

下一站我们要去大阪くらしの今昔館,从大阪城天守阁我们走到了大阪城港,搭乘Aqualiner,在OAP港下船再步行过去即可。

在前往今夕馆的途中,我们走过了天神桥筋商业街,顺便吃了几个饺子。这家饺子做的真不错,皮脆肉香。日本饺子跟国内最明显的不同在于日本的饺子皮比较薄。在大阪有两个“王将”饺子,一个就叫王将,另外一个叫大阪王将。我们之后会专门去试试大阪王将

要换浴衣的话就不允许背包和穿大衣。在楼下的柜台有有存包的地方。

生活馆说白了就是几间新建的旧房子而已。比较有意思的地方是这里会通过环境音和光线的变化来模拟白天和黑夜

我的相机放在了储物柜,所以没有拍什么照片。怎么说呢,我个人不是很喜欢这种造假的“古镇”造景。这可能还不如换唐装去国内的影视基地吧,不过只要媳妇喜欢就行😬

生活馆这里允许你换装半小时,时间到了我们就离开了生活馆,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同事介绍的这家吃鳗鱼饭的店正好在天神桥筋这边。

我跟我媳妇都是喜欢吃鳗鱼的人,以前一直觉得墨尔本的鳗鱼已经挺好吃的。(可以参见前文相见不如继续想念,Machi Restaurant & Bar试吃)在这家吃到现烤的鳗鱼之后才意识到自己以前吃的都不入流。新鲜烤出来的鳗鱼皮脆肉嫩,一口下去,鱼肉内饱满的油脂散发出浓郁的香气。对比一下雪藏解冻的鳗鱼,香气没了,反而多了一股腥味。所以在澳洲吃到的的鳗鱼大多数是酱烧,为的是尽量盖住那股腥气。这也是我第一次吃不是酱烤的鳗鱼,味道真的太好了。唯一可惜的是鳗鱼太贵了,或者说小弟钱包太浅……😑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previous arrownext arrow
Slider
我们之后就去逛街买手信了。后来晚上还去乘坐了HEP FIVE FERRIS WHEEL。日本的摩天轮的定价非常聪明,本来嘛,要想尽可能多的人来乘坐就应该把摩天轮定位在情侣之间要找个又浪漫又可以独处的空间,或者是父母可以随时带孩子来的地方。我们墨尔本的摩天轮的定位就特别尴尬,订这么贵的票价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谁没事过来反复坐?如果只做游客生意你又如何盈利呢?
后来我们回到酒店休息了一下,等过了凌晨,我们先跑去吃了我们这次旅行最后的一顿拉面,然后就去药妆店买东西。先说说这家拉面,汤头非常非常浓郁,那条猪软骨吃起来也特别的爽。可惜也正因为太浓郁我觉得不太适合大晚上吃。晚上不太好消化这么油腻的东西。饺子的话就非常一般,我目前吃过的几家拉面馆还没有哪家的饺子是我满意的。
时间已是凌晨,药妆店的人却不少。从店员到顾客,90%以上都是中国人。顾客们大多拿着手机不停的发送着消息,也许他们都是代购正在跟卖家确认订单吧。不知道是不是法律规定的原因,日本的代购买的都不是生活的必需品,所以感觉氛围还蛮平和的。不像在澳洲,代购的名声都因为抢奶粉而跌到了谷底。澳洲政府如果真的想解决奶粉问题,只要禁止个人邮寄奶粉即可。现在允许媒体大肆吹风诋毁华人形象,政府对于代沟问题的不作为我觉得应该警惕。
轮到我埋单的时候我跟收营员聊了几句,小姑娘还在读书,晚上来药妆店打工打通宵,然后第二天还有课。我问她怎么吃的消,她说把课安排在下午就行了。真的可以吗?头一天打通宵的工,第二天即使是下午上课真的可以恢复精神听老师讲课吗?我觉得适度打工可以增长见闻,但是过度打工就会分散精力。以前我有个朋友就是因为打工太多把心搞散了,后来毕业都成了问题。
媳妇买完了她需要的东西我们就回酒店休息,我们是第二天下午的飞机回家。
最后一天,我们一大早先来大坂王将吃个早饭。
鳗鱼饭在前一天的现烤鳗鱼这个珠玉之前显得难以入口……
我很无聊的点了一份担担面,这能叫担担面?!
这家的饺子比王将饺子差远了……
吃完饺子之后我们就坐火车来到Rinku-Town Station附近的Outlet做最后的血拼。
再见了日本

后记:

日本是这个星球上为数不多可以让人全方位放松投入地去探索,不用担心卫生,不用担心交通,不用担心治安,唯一需要担心的可能就是钱包厚度的国家。

无论你是什么年龄层的旅客,无论你喜欢的是古代文明还是现代的文明,在日本你都可以找到对应的地方旅行。日本人至少表面上会显得谦逊有礼而且他们大多注重仪表,在街上不太能看到邋里邋遢的日本人。

但是也不要对日本有太多不切实际的想法。他们确实有礼貌,但只是礼节性的礼貌而已。大部分时间我在日本获得的服务并不比我在澳洲的好,如果不是更差的话。如果说想要体会人情,虽然我对网络上的台湾人评价不高,也不得不同意人文体验最好的地方是台湾。

另外,日本把一分钱一分货这句话体现的淋漓尽致,无论你有多少钱在日本都能找到相对应你预算的东西来榨干你的钱包和信用卡。另外,日本对于信用卡的支持度不高,出行之前需要先把现金换好才行。最好还是带上不收手续费都外币卡,我们用的28度卡的汇率真是不错。我们在澳洲换现金的汇率大概是1比77的,在日本大银行换澳币大概是1比69到1比72之间。28度卡是跟Master的汇率,大部分时间都是1比79, 所以我们在所有能刷卡的地方都刷卡。

我第一次的日本旅行到此就全部结束,我也从来都没有这么逼迫自己一定要把流水账写下来。虽然写的烂,但是对于我的压力还是很大的。现在写完了如释重负,终于可以忙点别的事情了。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Notify of